年度报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年度报告 > 文章详情

ESG报告里,521家A股港股上市公司说了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15:52文章来源:南方周末 编辑:admin 【关闭】【打印】

  在TOP100榜单中,纯A股上市公司只占2%,其余均为港股或同时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企业,可见港股强制披露要求的作用非常大。

  “我们既没有必要断然否决现有的国际ESG评价体系的合理性,也没有必要不顾客观条件而全盘接受和实施。各界仍要做细致的研究,推动符合中国实际需要的ESG评价标准和政策。”

  ESG 是环境(Environmental)、社会(Social)及管治(Governance)的缩写,相较于认知度更高的CSR(企业社会责任),ESG正日益成为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、影响投资者决策的关键因素。

  2019年9月20日,上海闵行区青悦环保信息技术服务中心联合阿拉善SEE基金会、阿拉善SEE华东、珠江和福建项目中心在上海浦东陆家嘴举办“绿色发展先锋TOP100”-中国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评价发布会,发布了对A股和港股市值各前300上市公司的ESG评价结果。

  由于A股和港股的公司有重叠,评价共涉及521家企业。东方证券、会德丰、三生制药等分别在金融、房地产、医疗保健等行业排名第一。

  参评企业中,“其他制造业”行业占比达到了24%,但在TOP100中只占13%,说明制造业的ESG绩效水平有待提高。


(上海青悦/图)

  评价中非负面信息类数据全部来自于企业自行披露的年报、ESG和CSR等报告;行政处罚等负面信息数据来源为信用中国、法律文书网、各级生态环境保护部门官方网站以及第三方渠道如“蔚蓝地图”和“绿网”。

  不过,评价强调,数据仅为公开数据,可能存在遗漏,且公司海外业务负面信息无法收集。

  评价指标采用和借鉴商道纵横已经使用3年的ESG报告质量和ESG绩效分析指标,二者各占50%的权重。

  其中ESG报告质量评价共11项,综合来看,企业得分最高的指标是“对公司所属行业、地域、主要产品等进行说明”,96%的企业都作了披露;得分最低的是“具有ESG 管理目标”,仅有7%的企业做了披露。

(上海青悦/图)

  ESG绩效分析指标是根据负面记录、单位面积能耗、水耗等数据,在同一行业综合比较得来。例如,对于绿色信贷余额、绿色债券发债额余额、处理投诉数等,如企业进行披露,则可得10分,未披露则得分为0。

  评价以10万元及以上罚款作为重大行政处罚的披露标准,参评企业中有84家存在10万以上行政处罚,但61%的企业完全未做任何披露,得分为0。

(上海青悦/图)

  评价企业中有119家是A股重点排污单位,其中“其他制造业”、“采矿业&能源业”占比最高。但这119家企业中,排污口分布、超标排放等信息完全披露的只占46%,47%的企业做了部分披露,7%完全未披露。可见,环境风险暴露水平高的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还要加强。

  ESG的环境层面涉及资源使用、气候变化、生态保护等领域;社会层面涉及客户服务、员工雇佣、供应商管理、社会公益等领域;管治层面则强调企业治理架构与流程。

  港交所在2011年就发布了指引,对上市公司披露ESG信息提出了“不披露即解释”等的要求。2018年5月,小米赴港IPO前夕,就因数家“疑似供应商”存在环境违规问题,被环保组织质疑涉嫌ESG披露违规。

  在TOP100榜单中,纯A股上市公司只占2%,其余均为港股或同时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企业,可见港股强制披露要求的作用非常大。

安永曾对260名买方投资机构的高级决策者利用非财务信息的情况进行调查,结果表明,97%的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决策时,会对企业的ESG表现进行评估。89%的投资者认为,企业ESG信息的价值正在日益增加。

  并且,对企业而言,ESG管理已经不只是为了建立企业声誉,更重要的是为了满足合规要求,以赢得全球负责任投资者的青睐。投资者越来越依赖于企业自身的ESG披露信息,对媒体报道和其他外部信息来源的依赖逐步降低。

数据来源:安永对投资者的调查

  上海青悦发起人刘春蕾介绍,选择ESG体系评估是因为该体系在国外已经发展多年,在进行国际对比对标等方面是直通车,无需再解释翻译。

  全球报告倡议GRI大中华区董事吕建中在开场致辞中说,上市公司一上市,就立即呈现在社会大众面前。一句话,一个行为,一个想法,随时都会受到不同利益相关方的关注、质询甚至挑战,企业对外披露是企业对外对内传播总体战略的组成部分。

  “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2030、全球报告倡议GRI、港交所ESG等都是重要的语法和语言格式,一定要纳入到项目设计、信息追溯、报告框架、故事内容当中来。” 吕建中说。

有企业表示,ESG是舶来品,一些指标不知如何表达。复旦大学绿色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  志青也建议考虑ESG中国的适用性,“我们既没有必要断然否决现有的国际ESG评价体系的合理性,也没有必要不顾客观条件而全盘接受和实施。各界仍要做细致的研究,推动符合中国实际需要的ESG评价标准和政策。”

  2018年,上交所ESG信息披露指引进入征求意见和试点阶段。同年10月,深交所起草ESG信息披露指引,同时组织三次征求意见座谈会。

  MSCI、富时罗素、标普道琼斯等国际指数公司在纳入A股后,都会对企业进行ESG评级。无论是对投资人还是交易所,今后A股企业的ESG披露将会越来越重要。

  刘春蕾透露,此次评价的框架和标准,参考了《社会责任报告编写指南》、GRI《可持续发展报告标准》、联交所《ESG报告指引》等,并邀请了8位法律、环境、经济、绿色金融、政策辅助制定者等方面专家对评价标准和过程进行指导。所有的数据都公开可得,可以从http://gf.epmap.org 查询。

  (本文首发于2019年9月26日南方周末,原创作品,欢迎转载,转载请留言。)